来,让我们做做爱情-轮乱小说网

来,让我们做做爱情

- 编辑:admin -

来,让我们做做爱情

水白初到G城的时候,是单身一人。两年了,水白再不能说自己是单身一人了。有时候看见了G城污糟无比的廉江裡竟然也游著活鱼,感觉真是遇到了老乡一般的舒畅。同类是到处都有的,只是经常地缺少能发现的眼睛。

人是容易寂寞的,谁也不能怀疑这一点。即使与人类不同群落的猫狗之类也是如此。猫叫春是最为凄惨的,听起来绝对不像是一隻猫对另一隻猫呼喊说:「亲爱的某某猫,我们来做做爱吧。」

水白听到猫叫春会很尴尬,在路上碰到了两隻狗交尾也是会脸腾的一下就红了半边。感觉是自己的同胞姐妹那么不顾廉耻。倘若有人能够一把摀住猫的嘴,或者把自己家的棉被抱出来把交构的狗遮住,水白就算是根本不爱这个人,她也愿意嫁给她或他,或者他或她随便开口要自己的那一段年华献给她或他也是可以的。

寂寞的时候,往往会想到一个人,这个跟猫狗之类也是没有多大区别的。猫吃饱喝足不寂寞自己玩耍的时候,水白想她肯定不会想到别的猫的。她那么慵懒地躺著,眼睛即使四处瞅著,其实终究是看著自己,她只满足于自己的样子,周围的一切不过是细枝末节的东西,是用不著她费心费神的。

水白也是懂得寂寞的,只是寂寞的程度自然比不上叫春的猫。经年累积的好朋友都不在一个城市,就算是打打电话,各自都在不同的时空,要真正沟通还得自己把自己翻译一遍,对方才能听懂。

水白经常做的一项运动是爬山。G城恰好是山水之城,虽然也要坐一个小时的公交才能爬上一座山,但也总比走一个小时的路去见一个人好。

山不是很高,但是绵延著也有很多山坡,要爬完所有的山坡再掉回原路也要花上几个小时。週末的时候,爬山的人特别多,山上还有公园,让人消遣或做其他运动。水白就光自己一个人爬,上山下山的人也多,所以对于人身安全之类的问题也没多想过。

但有一会就差点出事了。那时水白坐在半山的亭子裡,自然也有陆陆续续的人经过。水白靠著柱子闭著眼睛休息,突然就有水从头上倒下来,灌了水白一头一脸。

水白睁眼看,竟是一个小女孩,十二三岁的样子,手裡拿著一个空的矿泉瓶。水白本来是可以发火的,不过刚好正出汗,这淋在自己身上的水倒也清凉无比。

小女孩目呆呆的,也看不出灌了一通水白之后的任何快感或者调皮。水白真是想不明白这个小女孩为什么非要浇她一头水。

水白问小女孩:「你也是一个人么?你的爸妈呢?」

小女孩只是警惕地看著水白,并不说话,感觉不是水白而是她被外人侵犯了一样。

水白再问:「你在读初中吧,你穿的是校服?」

小女孩还是不说话,不过僵持了一会,突然就捡起地上的一块石子往水白身上扔,然后掉头就跑。

水白一时来了兴趣,也跟在小女孩身后跑。小女孩看见水白跟著,不停地发出尖叫,直到有个女人的声音呵斥:「艾子,你又在作弄姐姐了。」

是一个女人,站在比水白高几级的台阶上,手叉著腰,看看那个小女孩,也看看水白。水白站在那倒有点不好意思,说:「你的孩子有点调皮。」

那女人说:「不好意思,大概打搅你了,艾子就喜欢自己捣鼓著玩,请你别介意。」

水白说:「没事,我小时候也是如此。」

那艾子本来都跑到前面的台阶上了的,这回又下得台阶来,来挑逗水白,然后又尖叫著跑,水白也满足她,跟著她跑。

水白跑了一会,突然腿抽筋了,一时疼得坐在地上咬牙。艾子的母亲看到水白突然就坐在地上,很快跑过来,问水白怎么啦。水白告诉她说:「老毛病,腿抽筋了。」艾子的母亲说:「我给你按摩脚底,好的快些。」水白不好意思,不过那女人自顾自脱了水白的鞋,隔著袜子就开始给水白按摩。

艾子也跑过来了,很认真地看母亲按摩。那女人说:「你的脚真是柔软,我从来没有碰到这么柔软的脚。」

水白笑笑说:「我自己没感觉。走路的时候也不觉得自己的脚软。你是按摩师?」

那女人说:「不是,不过我喜欢给人按摩。我按摩很舒服吧?」说完她看著水白笑。

水白说:「是挺舒服的。」不过她看见了那女人看自己的眼神,心裡突然就不舒服了。那种眼神怪怪的,好像有点要作恶的意思。

(2)

水白不愿意再看到那样的眼神,就自己闭上眼睛。那女人的手也是柔软,不过也可能是陌生的手的缘故,反正就是觉得好,连体温都带著可爱。

水白正想著如何跟这个女人搭讪下去,不搭讪是肯定不行的,人家这么好心地免费为自己服务。突然那女人一阵挠水白的脚心,水白忍不住一顿好笑,拼命想缩回自己的脚,无奈被那女人抱得死紧。

来,让我们做做爱情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